武夷山引领2.0版网红打卡地 旅拍线路产品受年轻人热捧

 

数名网红小姐姐 多种风格打卡武夷山

日前,武夷山正式成为国内第一批五大国家公园之一,进一步彰显了其资源禀赋以及保护传承价值。同时,武夷山也正在营销推广形态上力图实现新斩获。

在清秀挺拔的玉女峰、云海飘渺的天游峰、澄澈清莹的九曲溪,许多美丽的古装女子怡然乐游其中,或于青峰云海间起舞,或在遍野茶田中漫步,或着一身汉服泛舟溪上,或撑一柄油纸伞踏歌而行。这些以武夷山为背景的图片和视频,密集出现在小红书、B站、知乎等社交平台上,引发较多关注并留言要去打卡。形成新兴的旅拍线路产品,深受年轻人喜爱。

事实上,武夷山等一批老牌景区正杀入社交战场,力图打造2.0版本的网红打卡地,这不仅仅是景区自身营销策略的丰富,也是旅游行业破局网红经济瓶颈的升级需要。

信息爆炸时代,网络传播平台的更新迭代周期也在加快。当前网络营销的红利期已从“两微一抖”(微博微信抖音)转向“两小一知”(小红书B站知乎)。老牌景区原本的高知名度以及独特的资源优势,与社交媒体的高传播度一经结合,就可以产生强烈的化学反应。

论传统从业者是否接受,旅游的社交属性正在进一步增强。从旅游念头的“种草”,到查询攻略、购买产品、出行体验、发圈集赞,在旅游行为的整个过程中,离不开社交平台上的“分享”与“交互”。这也是为什么,人们一边吐槽“网红景点”,一边又时刻在向往着下一个更优质的“网红景点”。

需要指出的是,一些网红景区在收获流量红利的的同时,也遭遇了不少质疑,尤其是一些人为刻意打造的所谓“网红景区”,被曝光现实与图片不符,让游客有上当受骗的感觉。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大环境下,人们对每一次中远距离的出游机会都倍加珍惜,如果产生严重的心理落差,形成负面舆论,对景区、网红乃至社交平台都会产生不利影响。而“小红书的网图滤镜有多强”一度成为网络热点话题,热议的就是平台美图与现实景色的差距。也因此,当前像小红书这样的社交平台也有内外压力和需求期待着高质量的景区资源入场,使网红经济在鲶鱼效应下更加良性地发展。

那些被质疑的网红打卡地,往往是单一的人造景点。从景观上看,其“噱头”往往是单一的,呈零散的点状,如玻璃栈道、粉红沙滩、废旧列车、婚礼教堂、“天空之镜”、“天梯”等,一个打卡点就构成一个所谓的景点,其实是刻意为了吸引人打卡而人为制造的,缺乏真正的观赏性和文化性。由于其刻意为之的流量属性,也既有可能会落入失真修图的窠臼,给游客造成“照骗”的感觉。

而老牌景区本轮发力网红策略,丰富的景观、优质的旅游资源是其安身立命之本,无论通过何种渠道进行营销推广,其高质量的旅游产品和内容是不变的。青山碧水的风光、仙风道骨的文化,无需多强大的滤镜,就能自显其美。无论是武夷山,还是故宫、国博,纵观那些“出圈”的老牌景区,无一不是本身就拥有深厚的底蕴、良好的口碑。这种强大的资源支撑,再辅以社交渠道的爆炸式传播,起到的才能是正向的叠加效应。否则,如果景区缺乏真正优质的资源,红得越快、捧得越高,跌落神坛时就会摔得越惨。

“网红”就其本义来说,就是依托网络平台纵深发挥其传播属性,如果能将传播效应与商业逻辑进行巧妙融合,更为多方所爱。之所以一些时候被蒙上贬义,往往是低水平的运营手段造成的期待落差,以及唯流量是图。

网红经济进入瓶颈期,就旅游领域的实践而言,需要社交平台和旅游企业实现双向成就,既是量上的,也是质的,特别立于当前被确立的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价值导向下。

事实上,近些年来,老牌景区瞄准年轻游客市场、发力年轻化营销的例子并不罕见。故宫文创以“萌萌哒”的风格笼络了一大批年轻粉丝;西塘古镇首先发起了“汉服+景区”的新玩法;多家传统景区推出实景剧本杀产品;还有的景区用盲盒、VR体验等项目吸引年轻游客。

在“人人皆媒体,处处可传播”的新媒体时代,社交红人作为一种新的营销渠道,为企业的营销活动提供了丰富的创新空间。网红经济中的互动性、话题性、视觉冲击性以及成本的低廉性,能够很大程度上提高景区的营销效率。老牌景区大多是传统旅游企业,本就处在转型创新的压力之下。再加上受疫情影响,更需要在有限的投入下取得最大化的传播效果,并实现流量的有效转化。而社交经济、网红经济正是这样一个有效的渠道。

精美的图片虽然吸引人,但对于更加注重旅游“沉浸式体验”的年轻游客来说,单一的视觉效果是不够的,景区营销中应该更加注重传播“体验”,使游客通过社交平台得到身临其境的感受。而这正是老牌景区的优势。老牌景区的旅游资源是极其丰富的,传播视角也是极其多元的,而不会局限于某一个所谓的打卡点。通过在社交平台上多角度、多场景的传播,游客能够以更多元的视角传播景区的魅力,有更真实的沉浸感。不仅能看到“出片”的风景,也能设想自己在景区能得到什么样的体验,形成立体化的预期。这种立体化的预期,对于疫情后极为珍贵的假期出行计划来说,是助力出游决策的关键因素。

打造2.0版本的网红景区,老牌景区们正迈出探索的步伐。但要做出与景区品牌相适应的更好的效果,还需要进一步“钻研”传播之道。基于当前这个发展周期的特点,不仅要有一时之红,也要形成良好的正向口碑,既要关注流量也要讲出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