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广袤的土地之上,溯源真正的“中国威士忌风味”

成交价格的水涨船高,匠心故事的广为流传,部分酒款的一瓶难求……近年来,日本威士忌品牌可以说上演了一幕又一幕的“神话”。2021年,在与日本隔海相望的中国,新的威士忌故事正在写下序章:此前还仅有麒麟烈酒集团等少数企业布局的中国威士忌酿造与生产领域,在2021年迎来了爆发,截至2021年8月,中国境内注册从事威士忌生产的企业已经达到了165家,其中既有帝亚吉欧、保乐力加等烈酒巨头,也有洋河、百润等传统酒企,正因为如此,2021年亦被看作是“中国威士忌元年”。

起步相对滞后的中国威士忌,能否实现“后来居上”,以及能否复制或超越日威奇迹,引发了业界和消费者的关注。

日本威士忌历史

基于目前日威如日中天的表现,不少国内消费者都会下意识地认为,日威“不可战胜”,中国威士忌想要赶超日本,需要非常漫长的时间甚至还需要一定的运气元素。但通过对日威历史的深度剖析,或许会产生一些不一样的观点。

日威起源于1853年,而后,以鸟井信治郎和竹鹤政孝为代表的日本人,基于学习西方的理念,开始在一片蒙昧之中,不断探寻日本威士忌的未来。日威拥趸津津乐道的那句“竹鹤政孝用一支笔‘偷走’了苏格兰威士忌的秘密”,结合历史品味起来,其实更多的是在资金、资源与人才缺乏下的一种无奈之举。

如今,日本威士忌在终端市场与拍卖会场上屡创价格新高,一些经典酒款长期处于缺货状态,除了其2000年后在各大威士忌榜单中的接连获奖、及自身值得称道的卓越品质,还有资本的介入与营销炒作的助力以外,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很多人意想不到的。

2021年12月,太平洋国际秋拍威士忌专场,名为“宝船”的轻井泽1960以520万的“天价”被拍出,加佣金共计598万。但无论如今业界如何夸赞轻井泽对高品质的坚持和对艺术品的执念,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在漫长时光里,正是因为资金的匮乏和资源的局限,令轻井泽无法对外开展宣传,生产规模也一直无法扩张,最终导致其于2000年正式停产。

在人们为轻井泽扼腕叹息时,需要注意到不仅是轻井泽,如今大多数高年份日威的价格走高与货源欠缺,本质上都是“历史遗留问题”:简单反推,即便到了日威已经渐入佳境的80-90年代,日本厂商依旧仅仅将目标放在本地市场,并没有将其推向世界的底气。

中国威士忌的发展

通过对日本威士忌历史的回顾,再次谈及“中国威士忌能否‘后来居上’”这个问题,我们的内心隐隐有了答案。

中国威士忌真正意义上的先行者,普遍认为应该是宝岛台湾。凭借金车公司的噶玛兰酒厂与傲玛所属的南投酒厂的努力,台湾省在短短五年的时间,便被2010年版的《威士忌年鉴》列入了“世界威士忌产区”之一。2010年后,两大厂商在国际赛事中屡折桂冠,展现出力压日威的强势潜力。

从台湾威士忌的发展中不难看出,相较于日本起步时的举步维艰,中国威士忌有着较高的起点及较为成熟的发展体系与规划,才能在较短时间内取得如此优秀的成绩。不可否认,日本品牌的艰难探索,给予了中国厂商们可供参考的成功经验,但更重要的,是中国在更多角度的“后发优势”,这在中国大陆威士忌的前期发展中体现得更为明显。

在理念方面,大部分中国威士忌品牌从一开始就展现出了立足中国、放眼世界的雄心壮志,对于它们而言,不仅希望能够在高速增长的国内市场中“攻城略地”,更希望让有着更深厚威士忌饮用习惯的国外消费者认可中国的威士忌产品,实现品牌与文化的反向输出。

在规模方面,2021年正式建成的崃州蒸馏厂,谷物威士忌年产能全球排位第8位,麦芽威士忌年产能全球排第28位;帝亚吉欧斥资7500万美金在云南洱源建设的威士忌蒸馏厂,规划面积达6.6万平方米;全国超过一半的省市,都已有威士忌酒厂规划或在建。

与日本威士忌前期的模仿和借鉴不同,中国威士忌厂商对于自主研发明显有着更偏执的坚持,在人才的招揽和培养上,也是各有创新:帝亚吉欧、保乐力加等巨头的成熟工艺体系与丰富人才储备自不必多说;在圈子里小有名气的长沙个人威士忌品牌主理人魏伟东师承自苏格兰酿酒大师Jim Robertson;而崃州蒸馏厂采用了“人才强企”的战略,每年派一支年轻团队去英国赫瑞瓦特大学攻读酿酒蒸馏的硕士学位;麒麟烈酒集团则是力邀苏格兰传奇酿酒大师Max McFarlane探寻更卓越的中国威士忌风味。

起步阶段的多维度优势,令业界相信,中国威士忌或许能够在5-10年内,实现对日威的赶超,而中国也将成为未来世界最大的威士忌生产地与消费市场。

溯源中国威士忌风味

很多人在论及日本威士忌的风味时,都会津津乐道于鸟井信治郎毕生追求的“东方风味”,却鲜有人知道,这种源自日本水楢木橡木桶的特殊香味,其实最初只是“迫不得已”的产物:因为战后的经济封锁,日本无法进口橡木桶以及原材料,只能在本地寻找替代品,但在日本能够选择的木材相当有限,最终鸟井信治郎相中了本地的水楢木来制作橡木桶,因为其较为平庸的密封性,导致酒液的泄漏和挥发都非常严重,但却意外酿就了更为淡雅、更适合东方人口感的威士忌风味,成为一时佳话。

对于中国威士忌而言,“什么是中国威士忌风味”是所有从业者思考的第一要义,而从目前达成的共识来看,它应该与中国的风土、自然以及气候、原料都有着紧密的联系。换言之,中国广袤的土地,就是中国威士忌风味的源泉。

因为丰富的物产,在橡木桶的层面,更多酒企也在积极进行不同的尝试:例如崃州蒸馏厂使用了黄酒桶,而麒麟烈酒集团与保乐力加则不约而同地选用了有着“东方神木”之称的中国长白山蒙古栎来制作橡木桶。

中国多元的气候和地理条件,令各大酒企能够有更多实现各自想法的可能,从邛崃到峨眉,从大理到鄂尔多斯,它们各自选择自己认同的区域进行布局和投产,而当这些地处中国不同省市的酒厂点位彼此连接,我们能够看到的是一张宏大的中国威士忌未来蓝图。

在对麒麟烈酒集团CEO向健的采访中,他坦言,集团未来将累计投资30亿人民币到中国威士忌的事业中,而集团持有的流通市场约85%的蒙古栎原料,也并非独家使用,将逐步共享给有实力的中国威士忌生产厂家,共同打造“中国之桶”风味并面向全球推广。而据其他厂商披露的数据,中国威士忌未来五年内的新增投资或将逼近千亿大关,前景不可限量。

在向健看来,他与其他友商大胆布局并持续投入的底气,正是因为中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能够实现单一产地威士忌酿造哲学的国家:即水源、原料、泥炭、橡木桶,以及调配工艺和人才,全部来自一个国家。向健坚信,这种全环节的中国酿造,一定能够成就真正的中国威士忌风味,并使其走向世界。

毫无疑问,所有中国威士忌的入局者正在做的是一件非常疯狂的事情。但正如日威在一片混沌之中书写了过去的传奇,如今中国威士忌的开局正处在世界威士忌发展史上很好的时代,而中国优越的自然条件与这群为了中国威士忌的未来而不断努力的人,相信能够创造出源自中国的威士忌新奇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